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前首富李河君再画饼 太阳能造车前景存疑

更新时间:2016-07-16 20:11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言一山 发自广州7月2日,李河君在北京一气发布了四款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当晚意气风发的他,脸上全然看不到因公司业务受阻而造成的一丝困扰。

  时代周报记者 言一山 发自广州

  尽管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控股”)旗下子公司汉能薄膜发电的复牌仍遥遥无期,但这似乎也无法阻碍李河君一心在太阳能业务上“狂奔”的姿态。

  7月2日,李河君在北京一气发布了四款“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当晚意气风发的他,脸上全然看不到因公司业务受阻而造成的一丝困扰。

  “很多人都认为汉能完了,但其实,汉能最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以后只会一天比一天好。”这位中国前首富声称。

  当晚发布会结束后,面对一众媒体对汉能提出种种围绕造车的疑问,李河君仍显得非常自信。事关汉能本次发布的四款太阳能汽车,其车型的相关配置、价格乃至投入金额等仍未有具体发布,这样过于“概念化”的发布会不仅一再备受业界内外质疑。

  “三年”是汉能控股集团副总裁、太阳能汽车事业部CEO高卫民给出的太阳能汽车量产时间表,但显然这对于刚涉整车制造的汉能来说并不是一个“充裕”的时间。

  “所有人都可以反对,但如果我知道这是正确的,我就会努力去做!”面对质疑,曾经作为前首富的李河君,似乎早已有所准备。只是在时下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各大跨国车企以及本土汽车企业之间的竞争早已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汉能最终能否凭借其优势在此占据一席之地,让人关注。

  “太阳能”之梦

  7月2日晚,由李河君主持的那场规模高达4000人的发布会,在外界看来似乎多少有些宣告“回归”的意味。

  两个月前,汉能薄膜发电宣布李河君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一职,这天也刚好是汉能薄膜停牌刚满一周年。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突然遭遇洗仓式下跌后紧急停牌至今未能复牌。

  发布会当晚,站在台上的李河君却显得格外意气风发,接连发布了汉能Solar系列四款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分别是Hanergy SolarO、Hanergy SolarL、Hanergy SolarA及Hanergy SolarR四款车型。

  据其介绍,该车型将直接利用太阳能发电,采用全球最高转化率达31.6%的砷化镓薄膜太阳能芯片。以Hanergy SolarA车型计算,车身表面铺设的发电组件面积最大为7.5平方米,阳光照射5-6个小时可发8~10度电,可以驱动汽车每日行驶80公里左右,每年行驶2万公里以上,满足日常交通需要。

  同时,“汽车中短途不插电无限行驶”成为其一大卖点,也就是在有光照的条件下,连续行驶过程中,汽车可以“边开边充”,连续不间断行驶的里程比一般的电动车多10%~15%左右。

  按照汉能方面的说法,这样的新能源汽车模式可谓摆脱了传统电动汽车对固定充电设施的依赖,革命性地解决了汽车用户寻找充电设施的“痛点”,大大降低了时间成本。

  “若遇上阴雨天气或长途出行需求,依靠配备的常规锂电储能电池,其续航里程也能达到350公里。”高卫民宣称。

  有分析指出,汉能此次发布的全太阳能动力汽车,是在水电、太阳能薄膜发电之后,押宝“移动能源+”战略的重要布局。

  数据显示,到2020年,我国各类移动能源产品潜在市场总规模达6万亿元,可以成为“十三五”期间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今年3月,身为“两会”代表的李河君也专门在提案中提出了关于大力发展移动能源产业,助力国家供给侧改革的建议。

  作为薄膜太阳能技术路线的坚定拥护者,李河君计划中的薄膜发电技术可广泛应用于分布式发电、移动3C产品、可穿戴设备以及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太阳能无人机、卫星等各种领域。而全太阳能动力汽车将成为由李河君发起这场新能源汽车“革命”中的一个重要切入口。

  据《渭南日报》5月16日报道,渭南市政府与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汉能把“年产30万辆全动力太阳能汽车制造基地”进行落户成为协议中一项关键内容。同时,有媒体报道称昆明也在争取该项目,《昆明日报》6月8日的报道显示,昆明高新区似乎也有意这个项目。报道称,昆明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赵小平率队前往汉能进行考察,双方就汉能年产30万辆全太阳能电动汽车生产基地等项目进行了商谈。

  根据汉能计划,汉能全太阳能汽车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实现量产,而据汉能方面表示,公司与陕西渭南签订了建设汽车制造基地的合作协议,相关进展会按照计划推进,而与昆明方面目前正在接触中。

  但对于目前仍未拿到生产资质的汉能来说,仍是李河君要面对的一大难题。

  去年7月发改委出台《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允许非汽车制造企业生产纯电动乘用车,但生产企业的资质需要一定的审查,例如研发能力、试验试制能力、生产及产品一致性能力、售后保障能力、社会责任等内容,其中要求企业除了要求掌握电动车的核心技术以及整车正向研发能力外,还需要制造数量不少于15辆达到要求的试制样车。

  早前汉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投资建设项目仍需要审批,也正在着手为上报发改委审批做相关准备工作,汉能将按照国家政策的要求,规划通过两年左右的努力,获得国家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目前为止,获得项目核准的只有北汽新能源和长江汽车两家。

  资金压力下前行

  事实上,即便汉能能够解决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与技术等一系列问题,整车生产制造中需要大量人力以及资本的投入也是李河君无法回避的难题。

  汉能太阳能汽车CEO高卫民之前曾向搜狐财经表示:“根据我多年的行业经验,全太阳能动力汽车最终量产之前,可能需要几百亿人民币左右投入。”

  据汉能薄膜之前发布的2015年财报显示,公司去年营业收入28.15亿港元,同比下降70.73%;净亏损122.34亿港元,同比盈转亏,这不仅是汉能薄膜发电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亏损额也是前四年盈利总和的近两倍。

  这在外界看来,目前的业绩多少与去年“5.20”事件有着密切关联。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突然暴跌,当日公司紧急停牌。两个月后,香港证监会宣布将汉能薄膜发电强制停牌,并对其进行调查,随后公司相继经历了高管变动、员工离职等多种风波。

  虽然截至目前,监管层对于汉能的调查仍然没有公开消息发布,但发布会当晚,李河君在谈起此事时,却表示“感谢做空者”,同时称汉能最困难时期已过去, “已经还了很多钱给银行,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汉能的信心已经在恢复,国家在支持,银行也在支持”他表示。

  此前香港证监会在公布汉能遭受强制停牌的原因中,曾表示了对于上市公司汉能和母公司汉能控股及其联属公司的关联交易的关注。外界对公司的质疑也集中在巨额的关联交易上。但汉能一直表示关联交易合规。“近几年的所有关联交易,上市公司都严格遵守了相关规则。”

  虽然李河君辞去了汉能薄膜发电董事会主席的职位,但是他仍然是公司的最大股东。据港交所权益披露信息显示,李河君持有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份仍达74.75%,已快达到香港证监会允许的上限。

  对此,李河君则表示希望大股东股权比例下降一点,并同时已专门成立投资管理部,随时开放股权、技术、资源、人才等,欢迎对薄膜方面有战略判断的战略家投资汉能。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仍有着一定的补贴,但目前政府仅针对纯电动和插电式强混新能源汽车提供资金支持,而对太阳能汽车的补贴还迟迟没有相关政策出台。

  有分析称,从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的角度看,汽车驱动力来源于阳光的太阳能汽车,比依靠火电、水电设施发电驱动的纯电动和插电式强混新能源汽车更为环保。而在国外,太阳能汽车的研发一般会得到政府的支持。

  根据相关的补贴政策,除中央层面补贴外,地方财政也会按照与中央1∶1的比例给予政策补贴,甚至省、市会进一步发放双重补贴。单车最高可得补贴12万元。

  例如一辆纯电动大巴,补贴最高可以达到上百万元。按照2020年要实现新能源汽车累计推广500万辆的目标计算,“十三五”期间新能源汽车补贴额要支出3900亿元。

  “目前国电大概5毛一度,而太阳能发的电是7毛一度,其实以用电成本来说还有着一定的差距,加上太阳能板的成本还没有降下来,未来太阳能汽车要普及到民用层级仍需较长一段时间。”东软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资深咨询顾问张翔博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根据目前已制造出来的太阳能汽车来看,大部分由于减重都需要碳纤维材料,因而在成本上很难下来。

  汽车分析师张仁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特斯拉、比亚迪等走得比较前面的新能源汽车企业都纷纷加码了在太阳能方面的投入,可以预见这将是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只是太阳能动力汽车何时能真正成型需要等待,国家是否对此进行政策补贴也需要时间验证。

  李河君讲述的这则太阳能汽车“故事”,显然仍有很多后续待补充,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或将是其职业生涯中色墨浓重的一笔。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