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元互助保障能否兑付承诺

更新时间:2016-12-14 22:2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水滴互助中青年抗癌计划,9元付出,30万元保障”“18-50周岁,每人分摊不超过3元”…… 2个月前,80后白领孙先生通过微信平台看到某公司的“互助保障计划”,“支付9元可获30万元保障”的宣传太吸引人了,投入不到购买保险产品所需保费的零头,当即付款参加。日前,孙先生关注到自己参加的某平台的“互助保障计划”停止运营了,付款已通过原渠道退回。另一些互助平台仍在如火如荼的招募加入者。这些“小投入高回报”的“互助计划”,究竟能否兑付承诺吗?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获悉,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日前已重点约谈了水滴互助等

  原标题:9元互助保障能否兑付承诺

  “水滴互助中青年抗癌计划,9元付出,30万元保障”“18-50周岁,每人分摊不超过3元”…… 2个月前,80后白领孙先生通过微信平台看到某公司的“互助保障计划”,“支付9元可获30万元保障”的宣传太吸引人了,投入不到购买保险产品所需保费的零头,当即付款参加。日前,孙先生关注到自己参加的某平台的“互助保障计划”停止运营了,付款已通过原渠道退回。另一些互助平台仍在如火如荼的招募加入者。这些“小投入高回报”的“互助计划”,究竟能否兑付承诺吗?

  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获悉,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日前已重点约谈了水滴互助等几家互助保障平台,并强调以互助名义变相开展保险业务的问题已成为保监会互联网保险风险专项整治的重点工作。

  现状

  15家网络互助平台获超2亿元投资

  据统计,目前已经有15家网络互助平台获得了总计超过2亿元的投资,知名投资机构经纬、IDG、峰瑞资本等均已投身其中。如水滴互助平台便显示,得到了美团-大众点评、真格基金、腾讯和IDG资本等5000万元的投资。

  北青报记者看到,被保监会约谈的水滴互助公众号平台上,一共推出4款互助计划,包括青年抗癌计划、老人安心互助计划、少儿健康互助计划、综合意外互助计划等4款产品。网页上写着“预捐9元加入互助,帮助他人,保护自己”,并举例子说如果有10万会员,遇到受捐30万的人,每个会员需要付出3元;而如果有100万会员,每人仅需付出0.3元。以“老人安心互助计划”为例,互助规则显示,设有180天等待期,账户余额不得低于3元才能参与互助,分摊规则为每次不超过3元,每年约350元。目前,“中青年抗癌计划”已经加入会员120.46万人,众筹到的资金过1000万元;“中老年抗癌计划”已有会员13.72万人;“综合意外互助计划”有会员25.12万人。

  质疑

  投入会不会变成“无底洞”

  最新公示的获得互助金的两个事件,分别是39岁王女士从家中高处取物不慎摔下,获得综合意外互助金2万元;61岁蒋先生诊断为胃窦腺癌,获得中老年抗癌计划互助金3万元。

  有网友说:“从这两个案例看,给予的互助金额并不高,没有达到最高30万元的预期”;也有的网友表示,“没有传统保险公司的专业理赔人员,如何防止带病投保是个难题。”

  “事先不定价,事后分摊”的模式,与现代商业保险相比截然不同。还有网友担心,保险公司的产品均是按照性别、年龄等方式精算费率,互助平台都是“一刀切”,会不会投入变成“无底洞”,最后根本没有能力拿出保障金?

  分析

  互联网互助计划运行模式可持续?

  北青报记者在某知名保险公司官网看到,一款保障40余种疾病的重疾险,如果要达到保额30万元的产品,需输入性别、年龄等参数预估保费。25岁-40岁的男性投保,每年的支出要6000-9000元左右;月缴费也在500-1000元左右。

  80后白领孙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之前比较过几家公司的产品,保额30万的重疾险每月支出都要800-900元左右;即便是买消费型的防癌险每年支出也要1000元。“中青年抗癌险”的互助计划只需支付9元,即便后面还有人需要帮助,一年支出150元,仅为消费型重疾险所需费用的15%。“中老年抗癌险”每年约需支出350元,也约为消费型重疾险所需费用的10%-15%。

  有网友认为,商业保险价格偏高,有些低收入群体无力支付,社会救助和民间慈善的覆盖面和救助、慈济力度都有限,如果互联网互助计划能够找到可持续运营的模式,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么低廉的互助支出可能兑现“最高保费30万”的承诺吗?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曾经测算过,以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06-2010)6病种经验发生率男表(CI1)为参照依据,可以做一个粗略的测算,比如,30岁男性的发生率大约为万分之八,51岁男性发生率大约为万分之八十。

  显然,30岁的男性群体每人分摊240元,才能实现患者的30万元互助金;而51岁的男性群体,每人需要分摊2400元,才能实现患者的30万元互助金。这仅是6种大病的疾病率,如果是25种或者更多的疾病,其疾病率会更高,分摊的钱会更多一点。

  很多人误以为只需要9元钱就够了,一旦人们发现要交的钱远超出预期,选择退出这个平台,那一部分会员患病时,互助金将入不敷出。

  进展

  多家互助平台停止运行

  保监会相关人士指出,“投入少量资金即可获得高额保障”的误导宣传,诱导社会公众产生获取高额保障的刚性赔付预期。但实际上,其未基于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没有科学提取责任准备金,也没有受到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在赔偿给付能力和财务稳定性方面没有充分保证,难以实现持续运营。

  截至目前,已经有多家互助平台停止运行。车点点互助平台公告,于10月10日起停止运行,会员全部支付金额将15个工作日原路返还,发生的23起互助事件,费用由车点点互助平台承担。AABang互助于10月20日停止服务,并明确是应监管要求。11月15日,慧择保险旗下的蒲公英互助平台正式宣布,暂停服务。

  保监会方面表示,有的网络互助平台已经开始整改,但仍有部分平台还存在误导宣传、向社会公众承诺责任保障等突出问题。保监会明确表示,以互助名义变相开展保险业务是互联网保险风险专项整治的重点工作之一,将对涉嫌违规向社会公众“承诺赔偿给付责任”、诱导公众产生赔付预期等非法从事保险业务的网络互助平台进行调查取证,一经查实,坚决取缔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同时,对于相关网络互助平台的投资人,也将依法限制甚至禁止其在保险领域投资。

  该负责人还提示,对于定位为公益慈善组织的互助平台,应主动明确告知捐助者“捐助是单向的赠与行为,不能预期获得确定的风险保障回报”。对于打着公益幌子,实际上非法从事金融保险业务,扰乱金融市场正常秩序,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一旦发现,保监会将坚决查处,绝不姑息。

  财经观察

  应对“网络互助平台”采取谨慎态度

  针对互联网互助保障的可持续运行问题,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表达了他的担忧,一旦人们发现要交的钱远远超出了预期,可能选择退出平台。当参加互助的人群真有人不幸患病时,互助金将根本拿不出来。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是有确保其偿付能力的资本金来保障这一切的,而对于机制不健全、约束性不强的网络互助平台,前期承诺的保障可能无效。

  李晓林还撰文特别指出,鉴于网络P2P平台的诈骗案给社会公众带来的巨大损失,当务之急是让广大群众尽早了解网络互助平台存在的风险隐患及相应约束机制的必要性。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保险系副主任胡波认为,互助和保险确实是不同的,但是边界有些模糊。以前很长时间都存在着一些互助计划,比如船东互助协会、教育互助基金等,他们都有约定俗成的规则和商家领导部门协调管理。在互联网时代,网络互助平台没有体制内的上级领导,而且面向大众,运营风险比较高。因此,支持保监会对互联网企业做的互助平台采取谨慎态度。

  本版文/本报记者 蔺丽爽 供图/视觉中国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