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近期将公布融资重大变化

更新时间:2016-12-08 08:13 来源:第一财经网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近期将公布融资重大变化12月7日上午9:30,电通创意广场13号楼里,一身运动装的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和往常一样,快步跑上了二楼的办公室。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近期将公布融资重大变化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近期将公布融资重大变化

  原标题: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近期将公布融资重大变化

  12月7日上午9:30,电通创意广场13号楼里,一身运动装的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和往常一样,快步跑上了二楼的办公室。

  一天前,乐视体育被曝开始进行10%的“人员优化”,紧接着,乐视网股价再度跳水,跌幅一度超过9%;乐视网12月7日紧急停牌。

  “2016年对我来说,和老贾(贾跃亭)的感受类似,‘冰火两重天’,业务高速成长收获了掌声,更加刻苦铭心地看到了不少挑战。”雷振剑对第一财经记者感慨。

  在采访中,雷振剑回应了关于“人员优化”的情况,并称“不能永远享受往前冲的快感,你会发现你往后一看,后面的战场来不及打扫”。

  对于备受关注的资金问题,他对记者表示,上市公司绝对不可能向乐视体育这边进行拆借,乐视体育有自己的使用节奏。如果不出意外,未来1~2月,乐视体育将公布在资金方面特别是融资上的重大变化。

  反思:“舒适区里无法革命”

  2016年,乐视体育B轮融资过后的表现,让雷振剑改变了思考的方式。

  过去的两年里,他关注的重点还是乐视体育的市场份额和用户数,这也是乐视体育创业前两年的野蛮生长阶段。直到今年B轮融资后,雷振剑说,发现在公司高速发展过程中,很多基本面上没有得到实质的改善,引发出了很多问题,踩了不少地雷。

  最典型的就是今年7月国际冠军杯的临时取消事件。雷振剑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这是乐视在业务上比较大的一个挫折,“对于我们看待每一块业务良性发展是特别大的教训和启示”。

  雷振剑坦言,赛事被取消,纵然有不少客观理由,但对他自己来讲,归根结底还是乐视体育自己核心能力和组织结构不够完善的原因。此前乐视体育通过高举高打、快速获取用户的方式,很快建立市场地位,但要再往垂直、做深做透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能力、资源还不匹配。”

  此外,虽然今年乐视体育转播了很多比赛,但他认为很多比赛并没有给用户提供最好的体验,“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对我的触动就会比较大,我们是不是还要那么去做?我们是不是可以用更好的方法做?”

  这也让雷振剑开始反思:乐视体育是不是还是继续用百米赛跑的速度去跑这场马拉松式的创业?“这一定是不可持续的,也一定是不持久的,所以我们已经在思考,我们在保持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能否更加好地解决我们在经营基本面的问题。”

  而对于人员“优化”,雷振剑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其实乐视体育从2014年开始创业时,就希望以8%~10%的比例进行人员优化,但因为公司快速扩张导致迟迟没有执行。因此,从下半年开始,组织不够完善、核心能力不够匹配造成的问题开始显现。

  “调整恰恰又赶上年度整个乐视的风波,时间上确实是赶上了。”雷振剑说这其实也是件好事情,“因为在舒适区里你没法完成自我革命、自我颠覆。”

  他同时告诉记者,按照规划,2017年乐视体育会继续扩大人员规模,届时不会低于1500人,“但是目前这个阶段,我一定要让我的团队具备足够的战斗力。”

  从蒙眼狂奔到追求正向盈利

  “奋不顾身往前冲,从来不往后面看。”面对记者,雷振剑直言不讳地评价自己的性格。

  他说,乐视体育的转变要从他自己开始,“如果还是我们之前的打法,永远去享受你往前冲的快感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往后一看,后面的战场来不及打扫。”

  如果按照过去的做法,在获得大量版权后,乐视体育只要做好直播、把用户数做下来就算成功,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把用户数做起来之后要产生经营的效益。

  “乐视体育对头部的顶级内容永远是嗜血的状态。”雷振剑说,但在2017年,不能非理性地投资一些极其高溢价的产品或内容,价格将以商业模式为前提,最核心的还是要看其“损益”。

  他提到,此前乐视体育曾做过多次推演,如果在现有的体育新媒体市场格局保持不变,现有的媒体成本保持不变情况下,新媒体业务永远会是-20%毛利。雷振剑说,现在乐视体育希望在搭建生态的过程中,通过媒体产生大量的用户,进而产生新的业务支点,这也是乐视体育近日调整架构,成立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线下商业事业群和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等三个事业群的重要原因。

  此外,乐视体育每个业务单元都将成为一个独立的经营主体,制定合理的P&L(损益),严格执行KPI考核。其业务负责人既拥有相应的经营权利,也要承担相关的业绩指标。

  雷振剑告诉记者,在自己对于乐视体育2017年的初步规划当中,上述三条主营业务线的目标是不一样的。第一,在媒体业务的目标,希望把负毛利控制在30%~50%之间;第二,线下商业和消费品部分要实现正向利润,产生净利润。

  而对于此前乐视体育围绕赛事、版权、彩票、大数据、体育经纪等多项业务进行的多点布局,雷振剑也对记者坦言,面对如此多的业务,接下来会进行节奏上的调整。

  例如,其中一些跑得又快又稳的业务,如媒体业务,未来乐视体育会用更大力度去加强资源匹配,加强其核心能力;而一些跑得不够好的业务,如校园足球、培训等,离乐视体育的核心优势有一定距离,而且这些业务本身的社会化参与度较高,乐视可能会放一放或者没有必要继续做下去。

  他同时告诉记者,乐视体育现在对于2018年年底提交上市材料的计划没有变化,现在也在寻求多个上市的通道。但在目前这个阶段,自己并不希望团队和员工考虑上市的事情。“这时候我觉得恰恰每一个人包括我在内,都应该把我们现在的产品和服务做好,我觉得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需要去干的事情,我觉得上市的路径其实你业务做好了,自然而然整个路径是非常顺的。”

  “如果用一句概括:乐视要开始止损了。”一位长期观察乐视的人士这样对记者说。

  而此前曾参加乐视投资者交流会的深圳榕树投资总经理翟敬勇对第一财经记者直言,自己己对乐视最大的疑问是:“现实和梦想谁能跑赢谁?”在他看来,乐视需要壮士断腕,专注于大屏做到极致,而不是把精力铺在多条烧钱的非上市业务上。

  对乐视体育而言,它的竞争者并不算少。包括万达、阿里、暴风等都已纷纷大量巨头纷纷布局卡位体育产业。在这背后,根据2014年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其中指出:“到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增加值2万亿元。”体育产业已然成为资本市场又一风口。

  此前,阿里体育COO余星宇在被问及与乐视体育生态的不同时,曾对记者评价,“乐视所说的生态圈有它的一个整体布局和思考,并不等于是平台,但两者又是有某些共通性的。比如有些公司做手机也做大数据运营,就是一个生态圈,是业务的闭环。”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