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婆婆的眼睛

更新时间:2017-06-01 09:40 来源:张家口新闻网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 郝莹玉丽娟是我市一名幼儿园教师,人长得漂亮,性格温柔,打扮得体,很受周围人的喜欢。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 郝莹玉

  丽娟是我市一名幼儿园教师,人长得漂亮,性格温柔,打扮得体,很受周围人的喜欢。

  但在她眼里,63岁的婆婆却是个称得上美丽的人。婆婆清瘦,腿脚十分利索,走起路来稳实有力。一双饱经风霜而依然美丽的手,修长却不乏力量。尤其是那双眼睛,很有神。

  年轻时,那是两汪清澈的月牙泉;上了年纪,岁月在眼睛周围刻上细密的皱纹,但那不过是时光的脚印,月牙泉依旧映照着山川树木,波光滢滢。婆婆有一双永远不老的眼睛。而丽娟,自认为自己略有几分姿色。有时不免会想,她的宝贝儿子会不会把自己和母亲比,会不会觉得妻子处处不如母亲?婆婆为人极慈善,但丽娟很少去注视她的眼睛。

  有一次,公公去北京出差,婆婆心血来潮,要看年轻时的照片。丽娟正在厨房做饭,忽然听见轰隆一声响,跑进屋,婆婆斜躺在地上,身边是翻倒的凳子、敞开的相册和破裂的花瓶,丽娟的老公听到动静,也从书房跑了出来,他们赶紧叫救护车把婆婆送到离家最近的二五一医院。

  婆婆中风了。刚度过危险期的那两天,婆婆一直在病榻上昏睡。紧闭双目的婆婆是个纯粹的老人,皮肤松弛,白发斑斑,虚弱而无助,让人只念着她往日的好处。

  丽娟甚至想,如果婆婆就这样永远地昏睡下去,自己也将尽心尽力地服侍她,毫无怨言。

  第三天,婆婆醒了,但左腿还不能动。她微启的眼睑,半睁半闭。她问:“你公公呢?”

  “出差还没回来。”“我睡了多久?”“两天。”“给你公公打电话了?”“打了。”婆婆睁大眼睛,眼神却黯淡下去。晶亮的眸子如两粒珍珠缓缓地、缓缓地跌进尘埃里,再无光彩。“他怎么不赶回来?”婆婆幽幽地自语。

  婆婆一定是怪公公不关心她。那一刻,丽娟冲动得想告诉她真相。公公在接到电话的当晚就往回赶。自己开车上了高速公路。夜幕里,旁边有一辆车急驰驶过,公公闪避间撞上路边的护栏,右腿被玻璃窗的碎片深深划开,差一点割到动脉。

  其实,公公就住在婆婆楼下的病房,由丈夫护理,他不让丽娟告诉婆婆,怕影响她休养。

  照顾一个目光灰暗满面忧戚的病人,那滋味只有苦。婆婆以前很开朗的,现在变得不声不响,仿佛是白被单下绝望的幽灵。当丽娟面对她的眼睛时,感到非常内疚,总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婆婆,才导致婆婆躺在病床上。

  终于,公公拄着拐杖慢慢地上楼来了。婆婆一见,声音紧张得颤抖:“怎么了?”

  “没事,刮了一下。”公公安慰她。婆婆平静些:“我就知道你出事了。如果你好好的,你一定会来看我。我甚至想---你是不是死了。”

  “傻瓜!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我们都走过来了,不至于在小河沟里翻船。”

  婆婆微微一笑,眼角渗出两行清泪。这眼泪仿佛清润的雨水,轻轻地、悄悄地、细腻地洗刷着夏日的浮尘。珍珠自尘埃中升起,月牙泉在雨水中绽放波光,婆婆的眼睛渐渐明亮,在公公深爱的阳光的照耀下……

  从此,丽娟不再躲闪婆婆的眼睛,因为她深深地懂得了,原来这是一份因为爱而华光四射的美丽!

分页导航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扫一扫手机继续看
'); })();